当前位置: 首页 >动态要闻 >动态要闻

人民网评:浙江嵊州“折腾式拆迁”是现代治理的一面镜子

近日,浙江“安置新居又拆迁”成为网络舆论关注的焦点。先是媒体曝光绍兴市下辖嵊州市合新村村民刚住进安置房新居却又面临被拆迁。随后,当地政府被指拆迁材料涉嫌造假、在城中村改造中存在“拆新不改旧”的怪象:新城区的安置新居急于拆迁,老城区的棚户区改造苦盼多年却无人问津。目前,住建部要求省市立即调查核实有关情况并妥善处理,并组成工作组赴浙督办。

拆了建,建好拆,如此反复拆迁,叫一声“折腾式拆迁”恐怕并不为过。而伴随着这样循环往复的折腾,一连串负面效应开始显现:百姓正常的生活节奏被打乱引起民怨沸腾、纳税人钱财被浪费、科学规划的严肃性被消解、政府形象和公信力被折损……真可谓“损人不利已”,地方究竟所为何来?

习近平总书记曾说过,考察一个城市首先看规划,规划科学是最大的效益,规划失误是最大的浪费,规划折腾是最大的忌讳。以此观察嵊州的“地方发展史”,当地治理者应当感到汗颜。据报道,从2008年开始至今,当地已经进行过六次拆迁。而眼下被曝光的反复拆建,则更加折射出当地治理者的规划折腾。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地方经济社会的发展规划,同样要求有一定的超前性和预见性。如果地方施政者总是痴迷于GDP、城镇化率等的“数字竞赛”,争把“不折腾,没政绩”当信条,而非坚持“在其位谋其政”、“一张蓝图绘到底”,那类似“折腾式拆迁”“百姓为鱼肉”的事件就不会禁绝。

不过,相比“折腾式拆迁”,更可怕的,是治理者对法治的漠视、对民意的掺水和对现实的避重就轻。面对记者采访,当地政府称,所有住户已完成百分百签约,并提供了村民代表同意新居再被拆迁的表决单。然而,多名村民代表却对此否认,直指材料涉嫌造假,并透露当地为完成签约任务要求公职人员做亲属工作。试问,这样大相径庭的说法,当地政府作何解释?造假违法拆迁又令法治颜面何存?将党员干部签约作为参加换届选举的前提,合法吗?面对上级部门的调查核实,谁该为搞假民意而负责?

对现实避重就轻,体现在城中村改造的“拆新不改旧”。虽然当地官员称,事情总要有个轻重缓急,但如果真站在老百姓的视角来观察,究竟是新城区新居拆迁更急迫,还是老城区棚户区改造更紧急,似乎并不难区分。而从浙江省“三改一拆”政策的内容来看,首先出现的字眼也是“城市规划区内旧住宅区”的改造,接下来才是“旧厂区和城中村的改造”。为何嵊州方面反而对老城区棚户区改造“绕着走”?棚户区改造难度大、成本高、获益少或是现实,但能因为这些就不改造棚户区,而大摇大摆去“拆新”吗?这荒诞背后又有怎样的猫腻?

嵊州“折腾式拆迁”,是现代治理的一面镜子,从中可以照出诸多治理荒诞和教训。必须坚决对“折腾式拆迁”亮红牌,督促地方治理者转换思维认识到“不折腾也是政绩”,坚决摒弃对GDP和个人政绩的迷恋。而最重要的,还是要通过约束权力和严厉督责,倒逼地方治理者提升治理水平,切实以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去化解矛盾纠纷,推动改革和发展,真正做到“躬身为民谋福祉,百姓冷暖记心间”。

关闭 打印
上一篇: 别让年轻人“昏昏欲睡”
下一篇: 我市网格监督管理中心建设项目方案通过国家专家组评审